  蕭壟一個曾經是兵家必爭的軍事要地,她的繁華過往為中山路留下美麗動人的藝術精華,可是曾幾何時這些璀璨的建築藝術被人遺忘在小鎮的一角,曾經的光芒黯淡了,只留下後人無限的追憶,而中山路上的金唐殿見證了世代的轉移,默默地守候著佳里小鎮的成長。然而一提到神明的休憩之所,就不能遺忘座落於佳里興的震興宮,廟前的天興縣紀念碑,以及北頭洋上的公廨—立長宮,不斷地喚起人們,這個小鎮耐人尋味的歷史痕跡。而北頭洋上孤獨矗立的飛番墓,無言的留下漢番勢力消長的無奈。

現       貌 戇 番 夯 廟 角(葉王)

神蹟傳說

    震興宮位於佳里佳里鎮禮化里佳里興(往學甲方向約三公里處),地處佳里興之中心地帶,古時村民多與此廟比鄰而居,因此逐漸以此廟為中心發展為村庄型態,廟中祀有清水祖師、雷府大將、李府千歲三主神。雍正元年(西元一七二三年)此地先民自福建安溪渡海來此,順便將守護神清水祖師神像安奉在公厝內供庄民膜拜,後來信徒日增,香火鼎盛,舊有公厝已不敷使用,是庄民乃重建廟宇,並命名為清水宮。同治七年,拆除舊廟,選擇了現在的地點,並募集一流匠工,重新加以擴建,同時聘請葉王師參與廟飾裝塑工作,同治八年,新廟落成,題名『震興宮』。建廟以來僅四次整修增建,民國84年建築體因長期失修,漏水嚴重,於是民86年開始進行大規模古蹟修復工程。

 

 座北朝南,是一座二進式廟宇,兩側廂房已改成鋼筋混凝土造,外貌型制與閩南式廟宇無異,但其內部卻保留諸多珍貴古物,如被裝飾在牆頭和屋頂的清代名匠葉王手製五彩「交趾燒」的花鳥人物、禁約碑(光緒十四年十一月立),又民國七十二年台南縣政府更於廟前設立古天興縣治(諸羅縣治)紀念碑。

禁約碑

石  獅

天興縣紀念碑

         相傳同治元年廟方因重建廟宇工程艱鉅而愁眉不展時,雷府大將神靈顯赫,化為鶴髮老叟,親駕台南、鹽水兩地洽購木材,事畢,老闆回首一看,竟不見老叟蹤影,不久又往永康庄鹽行洲仔尾洽購石條約三十餘塊,並請來民眾六十人準備將石條搬回佳里興堡,石材店老闆笑說:「假如六十人能將三十餘塊的石條抬回,願贈石獅一對。」豈料六十人毫不費力氣的搬回,嚇的老闆心服口服,馬上屢約,送來石獅一對。

金唐殿(三級古蹟)

    金唐殿位於建南里中山路旁,是地方民眾的信仰中心,廟中供奉朱王爺,其創立年代據殿內一古匾『宏文求莫』應為康熙年間,流傳至今已有三百多年歷史。早期先民自唐山渡海來台,為了防蕃害及瘟疫,而將開基蕭王及開基觀音佛祖請來本地,當時就由鎮兵林可棟捐獻廟地興建小廟以供奉開基蕭王爺及開基觀音佛祖。乾隆五十二年,林爽文事件發生,蕭瓏地區清兵被困,危在旦夕,時蕭瓏庄村民以角頭為單位前往解危,剿亂民有功,受到清廷賜石建『義民亭』,乾隆五十四年更賜『聖旨牌』於亭內,嘉慶二十三年始改稱為『金唐殿』,沿用至今。金唐殿現今之規模乃清咸豐年間奠定,時人楊成美首倡重修,特聘名陶工葉王師裝『壁堵』,時為一絕,民國十七年黃深淵復倡修廟,特請汕頭名匠何金龍師來裝剪粘,一時金唐殿的剪粘藝術冠於全台,然昔日交趾燒遺蹟,已不復見,實為可昔。

建築特色&禮俗慶典   

    為三開間三進型式,護龍正面作西洋式牌樓,三川殿屋脊特色在燕尾尖倒勾作捲螺,屋脊及規帶線條繁複,背身曲度和緩,又廟中最具代表性之裝飾為民國十七年何金龍所作剪黏作品如國父,另有前司法院長王寵惠親題石柱聯,與『宏文求莫』匾額,同稱金唐殿三絕,同時廟內藏有石碑詳細記載當地史地變遷。

    台南地區的『五大香』中,除了『西港仔香』是三朝王醮之外,其餘皆無王醮。金唐殿的『蕭壟(卍)香』既是『王醮』(王船祭典),又是『五朝』,實為刈香廟會較為特殊之處。

           
國父剪黏(下方為廟公) 石柱聯 被燻黑的「宏文求莫」匾額

中山路上的「老古厝」

   中山路上金唐殿一帶是佳里現存最完整的古建築群,建築年代多集中在日治時期。昔日先民以金唐殿為信仰中心,並依此發展出熱鬧的市集,當時經商致富的人與富貴人家爭相在此購建華宅,並娉請名師前來設計獨樹一幟的牌樓厝,中山路上巧奪天工的巴洛克式山頭色彩繽紛的日本磁磚與新潮傲人的洗石子建築成了佳里鎮上最閃亮奪目的驕傲,只可惜民國82年的道路拓寬工程,讓一棟棟風華絕代的建築成了絕響,在改建、拆建與意外災害如失火的無情打擊下,我們也僅能從殘存的建築中遙想當年的氣派豪華。

鄭奶奶憶當年

    鄭奶奶年輕的時候就在金唐殿附近工作,當時中山路上車水馬龍,有很多富有或是經商致富的人都競相在這條路上蓋起華宅,當時這棟房子的主人為了炫耀他的富有更從佳里興聘請名師前來,一開始動工,整個房屋就被密不透風的圍起來了,沒有人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裡面正在蓋房子,很多人都想一窺究竟,卻不得其門而入,就這樣一晃眼,房子終於蓋成了,當這棟房子第一次出現在佳里鎮民的眼前,所有人都被它精細的雕刻和設計所吸引,於是大家爭相模仿,都希望能擁有一棟不平凡的屋子,但是屋子上方的孔雀始終閃耀著奪目的光芒,儘管有再多華麗細緻的建物在中山

上現身也無法遏阻它的光芒

  後來二次大戰發生了,屋主的後代擔心這棟房子會成空襲的目標,於是將她轉讓給了其他人,而當時的鄭奶奶怎麼也沒想過有一天,她的生活將與這棟房子緊密結合。二十初頭的鄭奶奶嫁給她先生,那個時候他們並不富有,更別說是擁有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當時她們只能向先生的小姑租借房子,而這棟房子就是當時經過多次轉讓的華宅,這是他們與屋子的第一次接觸,後來小姑家的經濟發生困難,他們拿出積蓄幫小姑家度過難關,也從他們手中買下這棟華宅,並開了一家雜貨店,當時他們靠著這家小小的雜貨店養活了一家老小,只可惜隨著經濟的發展,便利商店和各大賣場一間間的開,傳統雜貨店早就不堪競爭,就像中山路上風光一時的老建築物一樣被人遺忘在小鎮的角落裡。

立長宮

    台南縣的佳里鎮原是平埔族西拉雅系四大社之一—蕭壟社所在地。北頭洋平埔族人世代奉「阿立祖」為守護神明,族人聚落裡各房頭有各房頭的「私廨」,又每十五、六戶人家,都會有一間公廨民國35年楊江山家奉祀的「私佛仔」觀音佛祖降乩,指示將分散村內的「私廨」集中合祀,於是蒐集五家私廨的壺罐合祀於楊江山家的私廨,其後「公廨」屢遭風雨侵襲,數度重修,終於在民國44年奉慶長宮「佛祖媽」降鑾指示於現址重建磚造紅瓦的「公廨」,並以「阿立祖」的立和「源遠流長」的長為其名,吳新榮先生撰聯

   此時.公廨建築型態已受漢化影響改成水泥一體建構的頂、下桌型態,所幸「女尊男卑」的傳統習俗仍延續著,然至民國58年立長宮重建成鋼筋水泥琉璃瓦頂的樣貌,女尊男卑的觀念也在漢人父係社會下消失殆盡,昔日平埔祀壺而不供奉神祇的宗教信仰也面臨轉變,這可從嵌有「阿立祖」三字的大理石石碑中窺見其轉變。

禮俗慶典

    平埔祭(農曆3月28日深夜,至凌晨29日凌晨2時):平埔祭的主軸由「夜祭」「牽曲」構成,但由於蕭壟社平埔族漢化相當早,北頭洋的平埔夜祭早在二、三百年前就已中斷,為了找回族人失落的記憶,前往東山吉貝耍取經,並獲阿立母同意,由段麗柳小姐來北頭洋教授「牽曲」,而尪姨李仁記主持「夜祭」等祭典活動,中斷多年的祭典得以在1999年重現,然至第三屆北頭洋平埔祭舉辦前卻遭逢尪姨過世的打擊,也因此迫使北頭洋平埔祭重新思考其未來發展,是成為東山吉貝耍的翻版,還是走出北頭洋自己的特色?

潭墘公廨 北頭洋文物館

飛番墓

    程天與(蕭壠社民),擅長跑步,無人能比,大家都叫他「飛番」。有一次乾隆皇帝遊江南時,知道臺灣有這樣的人物,就下令召見他到御前表演神技。表演一開始,程天與在髮辮上串上一百枚銅錢,接著抽打駿馬三鞭後,才往後追趕,只見不一會兒功夫,程天與就像飛鳥般的追過駿馬,綁在髮後銅錢早已直直得豎立起來,乾隆皇帝及與會人員看了大吃一驚,驚為異人,特賜他拜謁皇帝三次。當時「面君三次」是相當了不得的榮耀,死後,後人就將「父子面君三次」銘於他的墓碑以記下這份殊榮,其後人日後遷移到東山,剛開始每年都會回來祭祖,之後幾次祭祖家裡都有人傷亡,後代子孫也就愈來愈少回來,現在只剩半掩的墓碑,孤獨地矗立在農田裡。

 

Copyright (c)2004 佳里國小. All rights reserved.
nononcute@pchome.com.tw